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花飞舞的博客

这是一片纯净的港湾,正在默默期盼着你的归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居易与湘灵姑娘  

2014-09-01 22:56:11|  分类: 杂文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薛鹏举

1996814日《平顶山日报》三版

白居易青年时期,居徐州符离,并对邻居家的湘灵姑娘产生爱慕之情,随着情感的加深,湘灵姑娘已成为白居易事实上的妻子。白居易尽管与湘灵姑娘“十五即相识,今年二十三”(《长相思》),而且情深意笃,但是,白居易最终还是没能逃脱门第等级观念和当时社会风气的网络,在“食蘗不易食梅难,蘗能苦兮梅能酸。未如生别之为难,苦在心兮酸在肝……”(《生离别》)“不得哭,潜别离;不得语,暗相思;两心之外无人知,深楼夜锁独栖鸟,利剑春断连理枝。河水虽浊有清日,乌头虽黑有白时,唯有潜离与暗别,彼此甘心无后期!”(《潜别离》)中,与相恋十多年出身一般人家的湘灵姑娘永别,从此离开符离,再无相见机会。可见,白居易当时限于身份,想哭不能哭,想语不能语。

面对这无言的结局,白居易只能把对湘灵姑娘的炽爱,化为绵绵的相思:“夜半衾裯冷,孤眼懒未能。笼香销尽火,巾泪滴成冰。为惜影相伴,通宵不灭灯。”(《寒闺夜》)在白居易心中,一直把湘灵姑娘当做自己的亲人,在“艳质无由见,寒衾不可亲。何堪最长夜,俱作独眠人。”(《冬至夜怀湘灵》)和“泪眼凌寒冻不流,每经高处即回头。遥知别后西楼上,应凭栏干独自愁。”(《寄湘灵》)两首诗中,都是先怀念兄弟姐妹,后怀念湘灵。诗行之中透露了白居易把湘灵当作亲人怀念的意思。

在与杨氏结婚后,白居易还一直保持着对湘灵的思念,这从江州司马任上所作之《感情》中可以看出:“忽见故乡履。惜赠我者谁?东邻婵娟子。因思赠时语,特用结始终;永愿如履綦,双行复双止。自吾谪江郡,漂荡三千里。为感长情人,提携同到此。……”诗中的东邻婵娟子无疑是湘灵姑娘。她送白居易一双绣鞋,但愿两人“双行复双止”。白居易也极珍惜这种纯真恋情的信物,十多年来,尽管他“漂泊三千里”,还是把它带到江州。从某种角度上说,白居易对自己与杨氏的婚姻并不很满意。从婚后《赠内》等涉及夫人的一些平平庸庸、缺乏感情的诗作中可窥一斑。在婚前,白居易《醉中留别杨六兄弟》中,有时在杨氏兄弟醉卧后,他则披衣独起,步下高斋:“夜深不语中庭立,月照藤花影上阶。”显然是心事重重,深夜难眠,在思念远方的湘灵。也许正是由于湘灵的存在,使白居易很容易地对杨氏产生排斥心理,从而导致他对这桩婚姻的不满,而这一切又正好证明他无时无刻不在怀念自己初恋的情人。

后来,白居易在作杭州、苏州刺史时,常留恋于官妓:晚年居洛阳时,又蓄家妓樊素、小蛮,68岁大病后,才释放家妓,诚心诚意去做香山居士,这一切与封建官吏的地位固然有关,但是由于无法与湘灵结合所造成的遗恨,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而且,这种遗恨贯穿他后半生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